最近参加美国丹佛大学的IMA®(美国管理会计师协会)学生之夜,离开活动现场时,主办方要求我把自己的故事在《战略财务》杂志中分享给读者。我由此感到特别自豪,尽管我很少花时间回想自己所经历的非传统会计之路,也很少对我精彩职业生涯的支持者表达感谢。
 
  20世纪90年代中期,我从丹佛大学毕业,取得了经济学学位。那时毕业的人都知道,当时没什么选择,哪怕是财会专业毕业生也很难找到工作。所以我只能抓住当时好的机会,去一家医疗器材供应公司的生产线上夜班。当时我边上夜班,边学习GMAT,同时还教篮球,感觉筋疲力尽。我知道自己不能按这种节奏生存下去,于是接受了能找到的******份白班工作,当一名普通会计。这就是我会计生涯的起点,让我从此摆脱了绝望和疲惫。
 
  正是在这份工作中,我遇到了KarenWelborn——我的导师,也是对我生命影响******的人之一。但那时我并没意识到她是我的导师,觉得她只是看我迷茫,对工作一无所知,所以给我提供了建议。今天,当回想起我曾经对她说我才不要永远当会计时,我们仍会开怀大笑。当时我说这工作很无聊,绝不会把一辈子都耗在办公桌前!我那时没意识到,她是在鼓励我从事会计和财务这个职业,而实际上当时这个角色吓住了我,我从没为它做过打算。
 
  这些年来,我经历了换工作、升职、读书、搬家、情感变化,但Karen和我一直保持着友谊。Karen当时是IMA丹佛—森特尼尔分会的教育部主席,她说服我获取CMA®
 
  (注册管理会计师)认证。虽然不确定,但我还是抓住机会,花了更多时间与她在一起。Karen的英明建议指引我在2000年冒险离开IBM,去了库尔斯酿酒公司(Coors Brewing Company)。在这家公司,我先后做过销售和供应链会计、采购、业务转型员,经历了一段丰富多样的职业生涯。目前,我在摩森库尔斯公司(Molson Coors)担任RTR财务部门的全球业务流程主管,在这个职位上环游过世界,并在美国科罗拉多州戈尔登、威斯康星州密尔沃基市,以及加拿大、英国、印度、罗马尼亚等地都遇见了非常出色的同事。业务转型师这个独特角色使我有机会在全球化的环境中工作,并用逻辑分析、ERP技巧、团队合作、流程专业知识,以及会计知识来协助我们公司转型为一家真正的全球性组织。
 
  我的会计职业生涯不传统,但这是一条持续向前发展的道路,或正如我喜欢说的那样,是一条方向正确的道路。我以各种职场角色接受新挑战,并从家人、朋友、同事,以及积极帮助我成功并为我投资的人们那里获得了很多支持。在我不断变化的职业生涯中,Karen的可靠引导从未改变。现在她很可能在大笑,因为我正在做的,正是20年前我对她说永远不会从事但现在却非常热爱的工作!
 
   Elizabeth Jacobson,CMA
 
  兰莹译,李亮校